全面解读国产巅峰悬疑神作《无双》,到底谁才是真正的画家

发布时间:2021年02月24日 阅读:108 次

世界上有这样一个团队。

他们做出来的假钞能骗过所有验钞机的检验。即便是最新版的美钞,他们也能在几个月的时间内做出一比一的超级复制品。

最重要的是,团队成员。祖孙三代没人坐过牢,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团队?他们又是如何瞒天过海的呢?

大家好,欢迎来到止戈电影,今天给大家带来一部由周润发、郭富城主演的犯罪悬疑电影无双。

故事要从泰国的一家监狱说起。主人公李问在泰国犯事被抓了起来,为了逃出去,他用鱼骨做笔,用蓝色墙皮做染料。

画了一张近乎一比一的邮票。

遇见手里的邮票需要十块钱。对于身无分文的理论来说,他只能出此下策。

牢房对面的狱友似乎看出了李文的心思,于是便故意装疯吸引预警的注意。趁着这个空档离问,把贴着假邮票的信件。

混进了预警的袋子中。随后香港警察赶到,把他接回了中国。

两年前,加拿大中央银行七名护卫被杀,同年六月,金三角发生了一起大规模械斗,八十二次一百五十七省。

去年九月十号,加拿大骑警察李永哲在尖沙嘴酒店遇害。这些谋杀案都跟一个国际伪钞团会馆。

团伙共有六名成员,其中四名被杀,只有两人活了下来,一个是李问,另外一个就是他的老板画家。

画家的身份非常神秘,任何国家都没有他的资料。

他们大费周章的把里问切回来,就是想弄清楚画家到底是谁。

不过李汶却显得非常慌张,画家是个很恐怖的人,如果让他知道自己在这里,他肯定会杀人灭口。

一问大声呼喊着,他宁可回去坐牢,也不愿说出任何关于画家的事情。

就在这个时候,上次把负责这起案件的何蔚蓝督察叫了出来,一位叫软文的女士,想要保湿力文。更夸张的是,几个跨国企业的大老板同。

同时为理论从人事担保,不过警方的态度也很明确。只要你问把画家的事情说出来,他就可以离开了。

让我们知道警方已经追踪画家很多年了,现在好不容易抓到一个跟画家有密切接触的人,他们肯定不会轻易放手,所以便答应警方想办法让李雯开口。

很快,警方将李汶带到了审讯时,当看到软文的时候,篱问变得非常惊讶,软文的丈夫就是被画家杀死的,他有权知道。

大家的情况。

事情还要从一九八五年说起。

别问和阮文是在温哥华认识的,两人是情侣,也是刚刚出道的画家,虽然生活清贫了些,但他们却有着同一个梦想。那就是有人来买他们的话。

一天,李汶刚到家门口,就听到有人在跟我们聊天,他是一位买家,但他只看中了软文的作品,并对李汶的画作嗤之以鼻。

因为他只会临摹大师的手法,根本没有创作可言。

这些话就像尖刀一样插进了李翁的心里。不过欣慰的是,让我们很爱他。如果对方不考虑礼物的作品,那自己的话也不卖了。

晚上刘恩做了一个决定,他找到买家,让他给阮文开个人手展,而自己则把画卖给了假话商。他不能因为自己当。

过了软文的前程,从这个天晴,黎汶开始专心临摹讲话。比起梦想,他最应该先填饱肚子。

突然间,河督查打断了李文的陈述,他不想听李汶的过往,只想知道关于画家的事情。

一问臣子了一下,看来是时候让画家出场了。

那些假话商将李玟做的仿品拿出来卖,还口口声声宣称是真迹,买家当即就让老板刷卡。不过他有要求,那就是。

见见这位画假话的人。

原来他是一位行家,这种程度的仿品根本逃不过他的眼睛。几天后,李汶参加了软门的个人首展,为了表示对李汶的重视。

让门将他的代表作也摆在了自己的花身上。

不过尴尬的是,软文的作品已经卖光了,离婚的话却无人问津。

就在这个时候,那位也想见李汶的男子,也出现在了画展上。他对理论的话大足侮辱,还说他抄袭的简直比复印机还青春。

戚的软文一杯水泼在了他的脸上。男子没有说什么,只是笑了笑,离开了。李汶急忙追出去,为女友的行为向他道歉。男子表示。

他对软文没有意见,他真正感兴趣的是李汶。当天下午,两人在假话领域进行了深入探讨。男子对李文的水准非常看好。

一百万人当中持有一个是主角,当主角的都是能够达到极致的人。如果你们也想当初学,不妨来自己的舞台试一试。

男子给了他一张名片,上面的名字正是画家。回到画展之后,一问,恰好看到软门在跟投资人吵架,归根结底还是因为离婚的话无人问津。

刘文平心静气的走道画作面前实现价值,是每个人的梦想,而李汶的价值或许就是作假。

他烧掉自己的作品,彻底跟王人的生活告别了。第二天,李汶找上了画家,他这么费尽心思的挖自己,到底想扶植哪位大神的话。

画家拿出一张美元,他想让李汶复制这张美钞,李问对他的说辞非常气愤,自己放弃一切来找他,他居然让自己去送死。

画家表示自己的真名叫吴复生,三代都是作假臭的。截止到今天,他的家族都没人坐过牢,而且他们的客户。

都是世界上有头有脸的人物,他们一直都很保护无复生一家,这也是他们能长久生存下去的原因。

画家没有为难他,如果不想合作,那就当两人从来没见过。

几天后,刘文回到了住处,但他没敢进门,只是远远的望着软文从住处搬走了。虽然心中有万般不舍,但对两人来说。

这或许是目前最好的结果。

第二天,刘文跟随画家离开了加拿大。画家之所以招募的,是因为今年三月美国发行了新版美钞,这个版本的美钞将富兰克林画像放大了百分之五十。

即便用且向度最高的打印机,也会出现摩尔纹,这也就是说他们自己必须做一套印刷美钞的电板。

说到这里,画家向他介绍了自己的团队。电板师傅、心术管家、华女以及运输部和保安部的成员。

做假钞会涉及到很多难题,比如变色油墨配方,一般都掌握在政府手里。第二个问题是印钞用的无酸纸。

这种是同样受到了政府的严格管控,而自己造纸的话成本又太高。第三个问题就是浮水印,水印是利用纸张中的纤维压成的。

不造纸几乎不可能实现,而这也是画家找他来的原因。只要攻克这些难关,大家就有花不完的钱。

经过几天努力,他们描绘出了美钞上的所有组成部分,这是做垫板的基础,剩下的工作就交给先说了。

这天。

忙中偷闲的几个人玩起了赌话,大家都读眼前这幅画是假的,因为他们曾在香港和台湾看过真品,一问将二十块钱放在桌子上。

香港和台湾的两步是真的,这幅也是真的。

画师在裱画的时候有一门手艺,他可以根据宣纸的厚度消化一层层,揭开香港和台湾的两幅画,颜色较深,应该是上面的两层。

而眼前这否则是最底下的一层。听了李梦的话,花甲突然产生一个想法,如果事先做好水印,然后再用两张纸把他夹在中间。

不就可以实现浮水印的效果了。

甚至连防伪线都可以加进去。

什么都是说起来容易,做起来难,他们用了两个多月的时间做了十七个版本,才完成了跟美钞一比一的电板,而且没有摩尔纹。

晚上,李文根新书唠起了家常,听说画家祖孙三代没人做过牢,是不是真的,亲属表示,当然是真的做这行,最重要的就是守行规,绝不能花自己做出来的钱。

不过就算这样,还是无法保证安全,画家的父亲就是在谈价格的时候被人打死他。

第二天,画家跟李文来到了东的一家印刷厂,他们平时用的是凸版机,这种机器印出来的钞票,行家一眼就能看出来。不过画家却。

在这里找到了一台凹版机,这本来是政府部门印刷外汇用,没想到被扔在这里当废铁卖。更幸运的是,他们还找到了吴酸酯。

原来政府用不完的无酸酯醛,给通讯局做通讯录厚度是美元的三分之一。这样两张纸加一张水印,刚好是一张美金的厚度。

搞定了电版印刷机和无酸酯,他们的第一把美金也顺利打印出来了。

从细节上来看,跟真的美朝没什么区别。现在只要搞定变色油墨就可以批量出货了。

这天早上,画家代理问来到了一条公路上,还没等李汶反应过来,前方不远处突然爆发了一场枪战。原来是画家带团队劫持了一辆。

中央银行运输车里边装的正是辫子,用了一番交战下来,银行护卫全部被控制了。众人本想拿上油墨就离开的,没想到。

货车厢里还躲着一名护卫,当车门打开的时候,护卫本能的僵化加开了一枪。

好在他穿着防弹衣这一举动器的画家火冒三丈,他顾不上油墨,掏出双枪就对里面一顿扫射。

本来有一车油墨被他这么一闹,现在只剩下了两桶。但画家似乎还不解气,临走前将所有的护卫全都炸死了。

很快,加拿大警方赶到了现场。被抢的是印刷债券的变色油墨。世界上只有一个团伙,会为了幽默如此拼命,那就是假钞团伙。

所以加拿大便派假钞专家李永哲前往香港调查此事。

协助这起案件的正是局长女儿何蔚蓝督察为了引出画家,李永哲将自己伪装成了天地桥的马主酱。想要通过买假钞的图景结节话讲。

到画家何其谨慎,即便有熟人推荐,他也不好直接露面,所以便让手下扔给李永哲一部手机。在验证身份之后再谈合作的事情。

画面一转,第一批火生产好的团队成员也纷纷开香槟庆祝。只有李问一个人闷闷不乐,幽默总会用完的,难道到时候还要继续杀人吗?

这跟李汶想走的路背离太多了,此时的他已经有了离开团队的想法。

第一批货虽然量不大,但也足够给一些老客户了,团队成员们也都赚了个盆满钵丰。这天你问在做按摩的时候,发现了一辆奇怪的车子。

这辆汽车的喷漆居然能在日光的照射下变幻颜色,简直就跟变色油墨的原理一模一样。

于是他便弄下几块喷漆回去研究了。晚上,画家接待了一位重要客人,他是金三角马林游击队将军的手下,将军,也是画家的客户之一。

听说他手上有货了,便派手下前来预定,一同前来的还有金三角的委托专家秀清就在几人聊着的时候,李汶带着调配好的油墨突然冲了起来。

可能是太兴奋了,他脚下一滑,将油墨泼在了玻璃上。

如此鲁莽的行为引来了画家的训斥。不过在送走客人之后,他的态度立刻就转变了。

坡在玻璃上的油墨居然能在灯光的晃动下变幻颜色。虽然还不是标准的变色油墨,但至少已经进步很多了。原来那辆变色汽车的喷漆。

跟美金用的是同一个配方。十几年前太空总署用这种油墨做变色玻璃,后来把配方卖给了一家汽车修理厂,只不过颜色上还有一些差异。

李汶承诺,他回香港之后,就会把颜色调为好。画家一直对他的表现非常满意。不久前,他用理论的名义买下了一栋度假酒店。

现在他完全有能力把软文重新追回来了。这天,画家代理汶莱柬埔寨前将军,这里是军事重地,到处都是持枪的士兵。

走进房间之前,画家将一个引爆器放在理论手里,只要自己一声令下,就立刻引爆炸弹。

将军是画家父亲的酒窖,言语中透露着长辈到嘛,他这次把画家找来,不是为了买脚臭,而是想让他留下来,把技术传给自己人。

如果画家父亲在世的话,他也一定会这么做。听到这里的画家缓缓来到僵局面前,七年前,将军让人在荷兰杀死了他的父亲。

画家今天也不是来做生意,而是来复仇的。

将军并没有被他的话吓到,在自己的地盘,他凭什么?

话已经挑明了,画家也没必要隐藏,他敞开衣服露出了绑在身上的炸弹。只要李万毅松手,在场的所有人都要给他陪葬。

那天手下跟画家谈生意的时候,偶然看到了李汶调制的变色油墨。这也就是说真正懂技术的是理问。所以将军便一声令下,让手下干掉画家。

就在这个关键时刻,李汶松开了一口气,不过引爆的不是画家身上的炸弹,而是停在门口的车子。

爆炸声引来了寨子中

剩余50%内容付费后可查看
Tag:画家 李汶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: